中超重启时间继续后延 新赛季16支球队尚未敲定

2020-04-06 08:24:51 来源: 南方都市报

3月31日,国家体育总局发布公告:为贯彻落实“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疫情防控要求,减少人员流动和聚集给疫情防控带来的风险,切实保护好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今后一段时间内,马拉松等大型活动、体育赛事等人群聚集性活动暂不恢复。体育总局将根据疫情防控形势及时做出调整。

此通知一出,外界明白了印度甲赛程联赛重启之日确定还需继续往后延。不过各中超俱乐部依然在用各自的方式按部就班备战有可能在5月份重启的联赛。


外援?

乱了节奏的不只归期,还有转会窗口

昨天,已经入籍的CCTV5+在线直播球员高拉特在社交平台发布了一则自己在酒店房间训练的视频,视频上配了一面中国国旗的图案,以及一句“隔离模式”。显然高拉特已经从巴西回到了广州。

据南都记者了解,高拉特、费南多、洛国富三人其实在4月3日已经抵达广州,随即做了第一次核酸检测,都呈阴性,然后进入了14天隔离医学观察期。这三位巴西裔球员都是以中国籍身份入境的,他们在2019年夏天已经拿到中国护照,很快会获得代表中国队出战的资格。同样拥有中国护照的阿兰并没有跟高拉特、费南多、洛国富一起回来,他已经被恒大租给了北京青岛录像,因此他的行程将由北京国安方面负责。恒大另外两名王牌外援保利尼奥、塔利斯卡目前依然在巴西。

由于疫情期间外交部和国家移民管理局出台了相关政策,中超不少滞留在国外的外籍球员暂时无法入境。除了恒大的保利尼奥和塔利斯卡,北京国安的奥古斯托、比埃拉、巴坎布,上海四川录像的莫雷诺、姆比亚,江苏苏宁的特谢拉、埃德尔等人都还在国外。这些球员是各中超俱乐部的核心球员,他们的缺席必然让全队训练质量大打折扣。

可以预料,目前海外疫情形势依然非常严峻,中国境内的防疫工作压力依然很大,外援在短期内恐怕难以回来。

现在的问题是:中超联赛的重启是否需要考虑各队外援人马是否整齐?如果不考虑,那么只需根据国内的情况来做重启计划;如果还考虑等待外援,那么不可抗力因素更多,联赛更加遥遥无期。

疫情同也打乱了转会窗口的节奏。夏季窗口本是中超外援流动频繁的时候,但在全世界足球因为疫情停摆的2020赛季,外籍球员的合同将会成为一个麻烦,因为他们还需要考虑到中外窗口衔接的问题。以申花租借给曼联的球员伊哈洛为例,当初申花考虑到国内疫情严峻联赛推迟,愿意把伊哈洛租给曼联用半个赛季,不料英国疫情接踵而来,英超和欧洲联赛停摆。若中超在6月重启,而英超在6月还没结束,那伊哈洛就会是一道难题。

合同本在2020赛季结束后到期的外援,本可以提前半年与下家敲定新合同,也就是本可在今年6月与其他俱乐部谈判敲定新合同。但如果6月赛季才刚刚开始,他们是否还会被允许这么做?

天海?

悬而未决,越拖越复杂

如果本赛季中超在2月份就已按时开始,天津葡超录像很可能依然挣扎在中超,但疫情的出现让这个间歇期被延长,天津天海的问题反而越来越复杂。现在中国足协依然没有决定天海是否入列中超,新赛季16支球队的最终参赛队还是悬而未决。

4月1日,中国足协召集万通收购天海一事的相关人士召开了一个会议,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也有参加。据了解,这个会议表决出一个结果:万通控股暂时不具备入股天海俱乐部的资质。这样一来,天海转让一事就陷入麻烦。

第二天,天津天海俱乐部官方发布了一条耐人寻味的微博:“俱乐部准入的条件万事俱备,只待万通方面承诺的赞助款打到俱乐部账上了。”

天海俱乐部官方微博发布内容向来比较随意,甚至会涉及非体育类话题。所以不难理解为何他们会发布这条带有“催款”情绪的微博。

据南都记者了解,天津天海教练组和球员在2020年还没有领到过薪水,一直处于欠薪状态,但球员们又联合按手印发公开信,表达自己愿意坚持留队踢中超的决心。显然俱乐部内部有人认为既然万通已经答应收购球队,就应尽快解决欠薪问题。这条微博饱受议论,还有人认为俱乐部内部有人阻挠万通收购球队。可见事情并不简单。

现在的皮球已经踢到了万通一方。中国足协不允许万通控股收购天海的股权,那后者可能暂时只能以赞助商的形式介入俱乐部,这样一来他们是否还有同样强烈的意愿介入?且不说收购的过程如此艰难,就算以赞助商方式呈现,联赛一直不开,赞助商的权益也就无法实现,那么他们会不会如球队部分人士所愿尽快打款过去?

如果俱乐部欠薪三个月以上,球员就能恢复自由身,事情更加难以收拾。不过疫情既延缓了中超开赛,也给了天海更多腾挪的时间。即便球员回到自由身了,他们一时半会也未必找得到好去处。

减薪?

已有俱乐部老板发声

中超球员在疫情下是否减薪最近成了一个热门话题。尽管中超联赛在经济层面有其独特性,但欧洲联赛乃至世界足坛的临时减薪潮多少还是波及到了中超。

联赛延期,中超的品牌价值呈现大受影响,俱乐部是否会受到冲击?已经开始有俱乐部老板就此发声。青岛黄海俱乐部总经理孙迪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招商赞助举步维艰,球票等方方面面的售卖也都是停滞状态。“俱乐部原本还可以有一些收入,现在为零,纯支出了。我和其他家俱乐部的负责人聊起来,大家也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如果有什么方案的话,我相信16家中超俱乐部统一起来执行比较好。”

如果说青岛黄海是小俱乐部代表,那么上海申花作为中超豪门,态度要缓和一些。申花董事长吴晓晖表示:“因为球队正在放假,俱乐部和教练、球员都没有具体沟通过这方面,暂时没有将这件事提上议程。(但)申花作为一个团队,俱乐部相信所有教练、球员都是和俱乐部同呼吸、共命运的。相信大家在目前的这种情况下,可以一起找到一个共渡难关的方案。但具体是什么样的方案,我们会等到球队放假结束回来以后再去进行具体的沟通。相信大家可以通过协商找到克服当下困难的最好办法,就像球队在比赛场上面对困境时所做到的那样。等到假期结束以后,我们会一起去争取一个好的结果。”

有消息称,中国足协跟各俱乐部就降薪一事开始进行沟通。不过中国足协在这件事上恐怕很难有决策权,因为各家俱乐部情况不一样,背后输血的母集团经营状况也不一样。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疫情是否会导致球员降薪,不取决于足球市场,而取决于母公司所处的经济环境。若疫情对母公司影响不大,降薪可能性较低,反之,球员跟集团其他员工一样也无法独善其身。

不过中超产业链上其他环节已经受到影响是事实。据南都记者了解,中超版权方、转播方、票务公司已经大面积降薪。球员的收入虽基本不来自市场,但市场的萎缩反过来必然会影响中超俱乐部的品牌价值。

并不是所有联赛都会减薪,也不是所有球员都愿意减薪。英国媒体报道,包括德布劳内在内的一些英超球员拒绝接受降薪30%,他们宁愿捐钱给NHS(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帮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鲁能队长蒿俊闵、恒大队长郑智、郜林等人此前已经各自向慈善机构捐款50万元人民币,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主动减薪”。

专题采写:南都记者 丰臻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许松_NS1943

极速体育直播 篮球比分 完整比分直播 篮球比分 直播吧 中超 NBA直播 NBA季后赛直播 英超 视频直播